蘇曼殊說的相逢沒有錯,錯的是相逢時的身份。他在埋怨遲來的緣分,為何那麼晚才出現。相逢時如果沒剃度沒禪悟,能真心真意和自己喜歡的深愛的人,轟轟烈烈愛一次該有多好,無論結果如何。如果能早點遇到,自己也不會把身與心一同教給佛祖,而拋棄愛情,這一切都只因你來的太遲,我走的太早。可惜,可恨,相逢時的心已悟,身已剃,情已封,愛已葬。征途中他更是看透了紅塵,熟悉了愛情的悲歡痛,離別苦,明白了愛情的脆弱。他心知最深的愛不是得到佔有,而是放手自由。所以他心中的無奈,最後就匯成了這句,讓人肝腸寸斷的恨不相逢未剃時。

人生的旅途中,一站不是比一站精彩,而是一站比一站冷酷。當我們遊走的多了,經歷的多了,感受的多了,我們也就不會那麼自信了,也不會茫然的相信了。所以當我們遇到自己喜歡的人的時候,我們不會再有衝動的盲目,而有的是冷靜的抉擇。就像此時此刻的我們,如果在年少一點,或許我們會相愛,但是現在不會了,雖然心仍動了,但是面對未來,面對現實,我們彼此心都有一個明瞭的答案。只能埋怨憎恨,不早點相遇,早點相遇就可以愛了,即便是只能擁有一個黃昏,也比現在的相逢遺憾好。或許這一切,都只因悟透了生活,悟空了人生,明白了得到只是暫時的,留戀才是永恆的。此時的恨,此時的苦,才是愛情的美麗,愛情的幸福。

他鄉的生活是孤獨的,更何況是異國。蘇在東京漂泊無住時遇到了,一個他喜歡的櫻花一樣的女子。可惜芳心雖動,君心未搖。他習慣了孤獨,習慣了漂泊,。此時的他並不是不愛,因為此時的他懂得了愛的責任。愛是需要一個安全住所的,需要一個供養保障的,而他有的只有流浪,只是不安的淒苦,所以他放手,任愛怎麼在心中翻滾,他都不敢辜負她連累她。就如同我們一樣,當我們瞭解了自己以後,我們決不會做些我們沒把握,沒自信的事情。有人說是成熟,其實是知道了自己價值,知道了自己責任,愛不只是一句句醉心的甜言蜜語,不只是燭光晚餐的浪漫,愛是一杯水的清涼,是一件外套的溫暖,是一起生活的煩惱,是理解包容的堆疊。

生活需要感悟,需要放手,需要自己懂得自己之後,在去懂得別人。悟是一種智慧,更是一種生活。真心希望每個人,不要再感歎愛恨,感歎得失。因為生活人生一樣,都不由我們自己作主左右,我們能做的,是在尋找中滿足,在擁有時守護珍惜,無論愛還是不愛,無論是曾經還是現在,能夠在一起,就說明彼此擁有過交匯的東西。無論是生活還是感情,我們要多去感悟,那樣我們的生活才少點埋怨,多點幸福,多點理解,少點糾紛,多點快樂,少點煩惱。愛情和生活不應該是恨不相逢未剃時,應該是恨不相逢未悟時才對。
即將而立之年,卻對愛情是什麼陷入了思考。回首自己的這一路走來,對愛情開始最強烈期待的是高中的時候。那個時候看到隔壁班的那個女生,覺得特別的漂亮,每次遠遠的望著都特別的舒服,這個時候的衝動大概是一種荷爾蒙分泌過多的青春期式對異性的好求,算是一種初級的愛情吧。

讀了大學,好像挺忙的,一直是那種忙忙碌碌。本來學的土木專業課程特別多,作業任務量也特別大,到了大二還選修了行政管理的雙學位,當了班委和助理班導師。記得一次,是耶誕節的那天晚上,學校南門商家舉辦活動,遂一個人去參加活動,沒想到在哪里遇到一個覺得挺好看的女孩,幾次掙扎之後,沒能鼓起勇氣搭訕,後來活動結束,機會也丟失了,現在想來都很是遺憾。現在看來,真覺得自己應該在大學好好談一場刻骨銘心的戀愛。如果那樣,想必現在可能也不會讀博,也就早早的工作去了。這樣的衝動依然還是停留在對愛情思考的初級階段。

讀了碩士,到現在的博士,對愛情卻開始認真思考起來。也開始反思自己這一路走來的對與錯。可自己又能改變什麼呢。至少現在的博士階段,必須調整心態,好好沉下心來,堅持下去並期待順利博士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