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是沒心沒肺的失憶,。不必記下誰對誰的莞爾,。愛沒有著陸,那是因為,愛永遠在遙遠的天邊。

堅硬或有著破碎的品格,可卻是丟失外在自我的悲慘。柔軟是外力不能征服的原態。只是柔軟不碎,愛無窮期。

攜著明媚,夾著燦爛,有風吹過。

生命不會任由別人去雕刻,你有你的精彩。但,一定是以某種形態存在於別人的生命裏,然後去彼此的影響,彼此的放縱。

放手的時候,想再次牽手,是因為,生命太過漫長,等著你的攙扶。牽著手的時候,又想放手,是因為,生命太短,自覺地醜陋。

與舍與得,緣起緣滅,有風吹過。

骨弱筋柔而握固,赤子之身,無悲無喜,空性菩提,那是嬰兒之心。而活著的代價就是堪以忍受的修煉,而忍受卻會留下一生的印跡。

陽光拂面,春風依然,蒞臨如新。既然,春在當下,何不走近,走近。

肆月,有風吹過。

四、

戀上文字的毒,注定了一世的孤獨。

其實,我知道你在召喚,將滿腹的情思帶走。其實,我懂得你在伸手,把一腔的情愛奉獻。甘願放棄沉重的行囊,舍棄無謂的悲戚,走近春天,共建一座心塚。

挨過了淩亂,我會將你踽踽獨行的身影放入心塚的角落,或在文字的溫暖中抵禦世間的寒冷。雖是隔著千山萬水,只是這裏的一隅安靜,有你我的依偎,相互地暖著,沆瀣著彼此的卑微,一樣的春天。

曾想,文字裏跋涉,難耐世俗的寂寞,這文字便一文不值。

你說,“文字在精神領域拋開虛榮面時卻是無價,它的定位在我們自己的心裏。”這話,如若星火,點燃我心中的烈火幹柴,恰遇一縷春風,砰然的升騰。

倘若,生命是一場旅行,愛,一定在路上。而往往,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風景!

那我,走過了一番風景,曆曆的時光已悄然地淡忘。一夜的春風,忽然而至,擯棄掉雜亂無序的紛擾,慢慢地品味這番重續的風景,抵達你迤邐嫵媚的春光深處。

權作一次精美絕倫的約會,誰也不是誰生命中的過客。這春天,還寒乍暖。想起:你是一樹一樹花開,是燕在梁間呢喃,你是愛,你是暖,你是人間四月天。

窗外,雪花融了,遠方,梨花開了。